设为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  |  ENGLISH | 


智慧分享
首页 » 智慧分享 » 心理学版“生僻字”,你了解多少 |《转化的艺术》精华回顾
心理学版“生僻字”,你了解多少 |《转化的艺术》精华回顾

 

 

 

授课老师  杰弗瑞·萨德博士
艾瑞克森基金会创办人及执行长、世界心理治疗发展大会创始、组织者兼大会主席

 

 

 

早在1985年,杰弗瑞·萨德博士举办了第一届心理治疗发展大会,人本主义代表罗杰斯、波尔斯特、埃利斯......许多素未谋面的大师们齐聚一堂,交锋讨论。

 

这在当时是一种革新突破,具有重要意义。因为过去的心理治疗比起如今的样子还要更加原始,就像部落一样;心理治疗师学习到自己的学派,然后一直待在其中。而萨德博士一直在倡导的就是整合,去寻找是哪些共性,使治疗有效果


 

在萨德博士所领导的艾瑞克森基金会里,珍藏着一套非常珍贵的总集,是一个个心理学不同学派的杰出人物做个案治疗的录像。连续三年,萨德博士都在教导一门课,结合这些治疗师的视频,每一个月集中讨论一位大师,去学习和思考,在这位大师身上我们可以找到什么,运用到自己身上,成为一个更好的治疗师,也成为一个更好的人

 

《转化的艺术》正是这门集中教导了三年的课程精华总结

 

每一门心理治疗学派都有其特色,很多学派代表人物的治疗原则难以用语言传述,就像前段时间风靡全网的《生僻字》,一直存在着,但鲜有人能准确说出。非常幸运地,经由萨德博士,我们终于有机会最大限度地体验不同的大师治疗风格。


 

 

工作坊精华回顾


共情VS同情

人本主义

卡尔·罗杰斯 Carl Rogers 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

 

人本主义疗法不是根据行为,也不是根据这个人的历史,而是根据治疗师和案主彼此之间的关系去进行的。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罗杰斯认为,如果治疗师和案主形成具有疗愈性的关系,那么治疗师甚至已经不需要再去做其他的事情。因为当我们给到对方一片肥沃的土壤,也就是一段疗愈的关系,人们就会在其中成长

 

在这样的原则下,共情是一个非常核心的要素。这是极其微妙的技巧,清晰区分共情与同情的不同很关键。

 

  • 共情:理解对方的感受(understand someone’s feeling)

 

  • 同情:跟着对方一起感觉(feeling something with someone)

 

「同情」案主,是许多治疗师容易走进的误区,特别是在创伤治疗中,如果治疗师面对创伤患者,开始同情对方的受伤,那么你就有麻烦了,因为很可能透过对方的创伤,而让自己受伤。

 

那么,要如何理解来访者的感受,而不卷入其中呢?

 

非常关键的是,治疗师永远不会做一个导演去指导来访者,而是让来访者发现自己的资源是什么;不去带领,只是理解,并反馈。


在罗杰斯的个案中,他可以一直持续这样的做法,没有提出任何的建议,没有给到任何新的信息,就只有理解案主;让案主知道,他是完全没有任何冲突的;罗杰斯本人是隐形的,他的想法,他的反思,是完全不重要的。罗杰斯唯一存在的意义,就是让案主感觉到被理解。


直面 Confrontation

高登夫妇:再决定疗法创始人

 

1970年代,是再决定疗法蓬勃发展的时候。这是一个合作式的治疗,因为治疗师是一对夫妇,他们一起带领治疗。在这个学派里,“迅速”和“有目标”很重要,所以通常个案顶多只有20分钟。要达到这个效果,“直面”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元素。

 

比如说,再决定疗法中,治疗师和案主会从一个契约(contract)开始,案主在个案开始时会宣布:我要改变的是…….

 

假如来访者说:我会试着快乐起来。

 

当来访者用这种表达的时候,其实不是一个承诺, 而更像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假话

“我要试着快乐起来。”——到底是要快乐还是不快乐呢?

 

在再决定治疗中,治疗师会去直面对方类似的这种自欺欺人的语言。因此,这个模型往往比较有攻击性,但它的意图非常明确,聚焦于维护自主权。

 

人们有各式各样的方式放弃自主性:

“是你害我生气的。”

“如果工资再高一点就好了。”


类似:我不行、每一次、总是、但是、如果这样就好了、如果那个人可以这样就好了、我会试着、会努力、是啊,可是…..


只要有这类放弃自主性的语言模式出来,治疗师就会非常激进地直面它。

 

 

具有参考意义的经验 Reference experience

完形治疗

波尔斯特:完形治疗法代表人物

 

透过观察每一位大师的治疗,我们会发现,治疗师在做的,就是创造出赋能的、有参考意义的经验。


只因为你拿到学位,不代表你是一个治疗师,会有那么一个时刻,让你意识到自己是个治疗师了;

只因为你结婚了,不代表你就是一个好妻子或好丈夫;

只因为有孩子,不代表你就懂得如何为人父母了……

 

我们都需要一个具有参考价值的经验,帮助我们创造自己的身份,而每一位治疗师都有不同的风格和方式,去建构具有参考价值的经验。

 

完形治疗大师波尔斯特则是通过案主和他当下的关系来达成。这也意味着,他在个案过程中常常会采取“直面”的方式,但不同于高登夫妇,波尔斯特的“直面”方式有不同的运用。

 

 

非理性信念 Irrational belief

行为疗法

埃利斯 Albert Ellis 

 

埃利斯的治疗风格极具个人特色,他本人非常疯狂,性格独特,经常讲粗口,但也会讲笑话让大家欢笑连连,他会创作理情的歌曲,但自己的歌声却像鸭嗓一样且五音不全。然而,无论如何,他是一位无以伦比的大师。

 

他是一位雄辩家,口才了得,他和来访者辩论,和各个治疗师辩论,他甚至可以滔滔雄辩地让来访者忘记自己的问题。而他辩论和治疗里的核心方法就是他所创立的ABC治疗方法。

 

A = Activating Event,即触发/激活事件

B = Irrational belief,非理性信念

C = Consequence,即结果

 

一般人都认为,激活的事件导致了结果(A导致C),比如我怕见人(A),所以我缩在家里(C)。

 

但埃利斯坚持的观点是,事件(A)并不直接导致结果(C),事件和结果之间有个不可见的拉力,那就是非理性信念(B),例如:我怕见人(A),所以我退缩(C),这其中有一个非理性信念(B):大家都要喜欢我

 

暗示 Implicit

艾瑞克森催眠治疗


生活给了艾瑞克森许多艰难的挑战——他是音盲,听不到音调的变化;又有阅读障碍;还是色盲,他的视觉只能对紫色有感觉;小儿麻痹症令他17岁的时候就已严重瘫痪,并在他往后的生命里有过几次严重的复发。然而,他以勇敢、好奇、充满创造力的方式去面对每一个挑战,并协助他的来访者们也这么做。


正因如此,艾瑞克森发展出了独一无二的治疗风格和手法。他擅长隐喻和暗示,在治疗中,他所说的每一句话、身体的动作、眼睛的凝视都是通过精心编织,经由故事将治疗的意图包装,传递给案主。


萨德博士在学习众多流派之后,最终决定跟随艾瑞克森,如他所说:“我遇见艾瑞克森时,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、他的行为,都经过思量,饶有深意,带着意图;我从未觉得自己那么被爱过,因为没有人如此精细地安排所有输出的管道,就是为了影响我。”

 

 

三天的工作坊,萨德博士还解构了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始祖米纽庆、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、认知行为疗法贝克、精神分析大师马斯特森.......


每一位心理治疗大师都风格迥异,如果把心理治疗看作生命的一段旅程的话,治疗师可以是不同的角色;有的治疗师也许更倾向于成为同行的旅伴,比如罗杰斯;有的治疗师也许是向导,带领来访者去到应许之地,例如艾瑞克森、波尔斯特......无论哪种方式,都是可以的,没有对错之分,最重要的是,成为你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