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  |  ENGLISH | 


智慧分享
首页 » 智慧分享 » 接受生命的真相,在自由与束缚之间流转
接受生命的真相,在自由与束缚之间流转

 

授课老师:斯蒂芬·吉利根博士

美国催眠界终身成就奖获得者、第三代生生不息催眠创始人、艾瑞克森基金会首席讲师&执行师、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


 

 

吉利根博士亲授的IAGC国际授证班——《精英催眠营》课堂上,最受触动的是三个故事。

 


问题即资源,一切包含它的对立面

 

 

吉利根老师说,我来自加州,那里有很多奇人轶事,我见过很多奇怪的人,但艾瑞克森是我见过最奇怪的那个。

 

因为小儿麻痹症,他看起来娇小,床头悬挂一根绳子,是早晨用来帮助他起床的,瘫痪让他很多事情做不了;

 

他是色盲,只能看到紫色,无论何时,给它送紫色的礼物,他都会非常开心;

 

他有阅读障碍,15岁才发现字典是按字母排列,因此他也有一个外号,叫“字典先生”,因为在15岁之前他总是抱着一本字典,一遍一遍地看。

 

但同时,他是个天才,将问题转化为资源的天才。

 

15年读一本字典,让他感知语言的精妙,和超出文字本身意义,在他后来很多个案当中能看到他引导个案时的语言魅力。

 

17岁那年患小儿麻痹症,医生甚至说他无法活着见第二天的太阳。他见到了第二天的太阳,并开始了与潜意识创造力的连接之旅,潜意识的闪耀得以运用。

 

问题与资源,光明与黑暗,喜悦与悲伤,是矛盾对立的两面,互相依存,并能相互转化。

 

而保持中正的重要性在于,同时与对立冲突的两面连接,平等地抱持双方,你可以是这样,也可以是那样,可以皆是,也可以皆不是……超出问题与资源本身,在束缚与自由中流转,为自己创造更大的空间。

 


上瘾症的另一种解读

 

 

我们都需要放松地与自己待在一起的机会。

 

罗伯特•迪尔茨,吉利根老师常常提起的那个“每天早上坚持跑20公里”的Soulmate,也是艾瑞克森的学生。

 

他的父亲是一名知名律师,有严重的烟瘾,被检查出患上肺癌,医生警告说:“你不能再抽烟了”。

 

父亲试着戒烟,但是戒不掉,迪尔茨老师通过一些催眠工作,连接想要抽烟的那个部分,问它:抽烟能带来什么?

 

“每天早上一醒来,需要我的人就已经开始排队了,我有五个孩子需要抚养,有排成长队的客户要满足,有大堆的文件要决策签字,我的时间都是别人的。

 

抽烟,是我唯一满足自己需求的时候,也只有这个时候,我才能真正地放松,真正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

 

很多人都是这样,明知抽烟会抽到死,但就是戒不掉。戒不掉的其实不是烟,而是无法舍弃那个唯一与自己连接的方式。

 

我们都需要放松地跟自己待在一起的机会,如果没有,就很容易产生上瘾症,有的人是抽烟,有的人是刷手机,有的人是暴饮暴食,在行为当下那一刻,感觉自己被全然接纳,回归到自己。

 

明白负向行为背后的核心需求,觉察到上瘾症背后的正向意图,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有觉察地去满足,就不会被上瘾症所控制……

 


身份解构,我爬上了谁的墙

 

 

这是一个学员的故事。

 

“课程第四天的晚上,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黑黑的山洞里排队领证——身份证。整齐有序的队伍从一个坡度蜿蜒向上,在领证的柜台前至坡度的另一边向下。

 

但是,在轮到她领身份证,拿起来时很困惑:这是我吗?

 

看着蜿蜒向下的那一条路径,和面无表情随人流走动的队伍,她开始徘徊:要继续吗?

 

突然左后方有光照进来,一点点而已,她回头看,光越来越亮,丢掉了手上的身份证,向光亮处跑去。”

 

她说,这个梦对她有很深的寓意,是发现自己爬了几十年的梯子,搭错了墙。是从理想化的“乡村生活”转向自我觉醒的“英雄之旅”的转变。

 

坎贝尔的三种人生路径中的“乡村生活”,是一条被流程化和标准化的途径:在该上学时上学,该结婚时结婚,该事业有成时事业有成,该退休时退休,然后死去。

 

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条理想化的路径,也是一条充满压抑感的路径。

 

但有些人不想住在乡村里,不想活在传统中,不想接受被派发的“身份证”。转向自我探索伟大的觉察和丰富的可能性,走上另一条自我觉醒的英雄之旅。

 

吉利根老师说,从19岁初次见到艾瑞克森时,感觉灵魂深处有团火焰被点燃,听到有个安静的声音说,“这就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”,从此走上内外共振的英雄之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