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  |  ENGLISH | 


智慧分享
首页 » 智慧分享 » 杰弗瑞·萨德博士:心理治疗应基于每个人的独特性而量身定制
杰弗瑞·萨德博士:心理治疗应基于每个人的独特性而量身定制

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,

因此,心理治疗应该

依据每个人的独特需求量身定制,

而不是强求将个人

套进一个人类行为的框架理论里。

 

——米尔顿·艾瑞克森

 

作者 |  杰弗瑞·萨德(Jeffrey K. Zeig)
美国艾瑞克森基金会创始人及执行长

 

如何进行更有效的沟通,这也是我们在做治疗时要面对的选择,它是一个后设模型:如何去思考心理治疗。无论你遵循哪个学派,我们在于选择,在目标上面有选项。

医学上面则没有选择。若感染病毒,医生必须有诊断,每个选择点都有一个相关的问题。

 

但,你想要沟通什么,这并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。

 

我们如何去形塑目标,其实并不清楚,这只是一个选择。咨询师做艾瑞克森沟通,并不是去治疗元素,而是去重新组合这些元素,允许案主去重新定义分类,我们希望可以正向地导向他的力量。

 

治疗发生在案主的生活中,而不是在诊疗室中,我们要的是互动式的解决方案。即便这个人说的是,我想要戒烟,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目标。一切都会在社交场景中发生。

 

 

  原则:寻找互动性的解决方案

 

我们会去建立一个连接网,去导向、打造和驱动有效的行为。这个治疗将会是经验式的而不是教训式的。

 

在传统治疗,你的目标取决于你的人格。如果你去找精神分析师,他的目标就是解读你过去的脚本,因为那个脚本污染了你现在的观点。精神分析主要是去理解过去。

 

而艾瑞克森式的疗法,并没有针对人格的全面性的理论,但是有改变的模型。

 

当谈到问题时,你是有选择的。你可能会认为,重点是要理解问题的成因。在医学上,你是必须要知道成因,如果他有感染症,你需要知道是什么病毒造成了感染。但如果他有恐惧症,你不需要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恐惧症就可以去治疗他。

 

试图去理解为什么,像是一种强迫症,弥漫在整个心理学界的氛围里。治疗师需要向你解释你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,但其实我们永远不知道为什么。我们可以变出各式各样有趣的理由,但其实大部分是不真实的。

 

二战之后,治疗传到美国,因为欧洲被摧毁了,这也是心理治疗的起源。我们有比较实际的观点,对传统不太感兴趣,我们认为,只要是新的就是好的。我们的导向是——怎么做,你才可以改变?而不是,为什么你是现在这样。

 

艾瑞克森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,他关注的是你能够如何有所不同,而不是为什么你是现在这样。

 

我们可以去找成因,找元素,去理解是什么机制让问题没有解决,可以让每一个问题都有发展的顺序,甚至都不用讲到问题,可以透过只强调案主的力量去治疗,也可以去改变关系模式来治疗,也可以去理解问题在生活系统中如何运作来治疗。

 

问题可以看做是仰赖环境的产物,并没有唯一正确的方法去理解人的问题,这些选项都是合理的。治疗师要弹性地选择理解问题的方法,让改变发生


你要沟通什么?

一个人是如何制造问题的,一个人又是如何制造出解决方案的?

我的模型是:去找元素

 

当个案跟你打招呼之后,要开始说什么,这是你可以去选择的。

案主说:“我有抑郁症。”

你可以说:“不,你没有抑郁症,你只是将愤怒导向自己而已。”

你可以说:“不,你没有抑郁症,你只是绝望而已。”

你可以说:“不,你没有抑郁症,你只是社交退缩而已。“

你可以说:“不,你没有抑郁症,你只是焦虑而已。”

 

问题并不是一个具体的物件,而是像一块泥土,你是可以揉捏它的。

 

 

礼物包装:呈现个案的目标

做咨询的时候,有两个原则:

第一,你要选择一个你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;

第二,你要把问题转化为你知道如何处理的。

 

一旦你知道要沟通什么,就有另外一个选择,我们称之为礼物包装。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解决方案,你想要如何去沟通这个解决方案,你都可以用一个技术来做礼物包装。

 

他们呈现出来,越往后越间接,第一个是直接的暗示,接着往下走就越来越间接,特别在回应我们看到的抗拒、阻抗的时候。这个就是原则:直接开始,遭遇阻碍;变得更间接,如此去处理对方的阻抗。

 

每一个治疗学派,都有把治疗的领悟包装起来的方法。我第一次遇见艾瑞克森的时候,我以为他会教我这些,因为这些都是心理治疗界的新方法。我以为艾瑞克森就是在讲技术,但其实不是。后来我慢慢发现——

 

催眠不会治疗任何人,催眠并不是药物,催眠是把你的领悟包装起来的方式,像教化或者诱导或者用比喻,都是一样的。一旦你知道自己要沟通什么,也知道如何包装它,就有另外的选择,我们称之为量身定制

 

量身定制:理解案主的立场

 

量身定制是治疗师深刻了解个案所处位置及观点,去理解个案的经验式语言是什么,去了解他的价值观是什么,他的立场是什么,他是用什么方式经验这个世界。治疗师透过案主的视角、过滤器,述说案主经验式的语言。


当我们理解了个案的立场,就会改变礼物包装。当我们理解了个案的立场,就可以改变目标。


1978年我开始筹备第一届艾瑞克森大会,那时,我邀请艾瑞克森写一段话总结他的治疗风格,可以印在大会上的手册上。他写道:”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,因此,心理治疗应该依据每个人的独特需求量身定制,而不是强求将个人套进一个人类行为的框架理论里。“

 

我在做治疗时,通常不会从目标开始,而会从量身定制开始。当我了解个案所处的位置及观点,了解问题持续存在的背后机制时,我更容易量身定制目标,选择我的礼物包装方式。

 

我们的目标是去提升我们可以治疗的范围,可以透过量身定制做到,还有在我们的选项上面保持如果你以一个人听得懂的语言与他沟通,他会记在脑子里,如果你用对方的经验语言与他沟通,他会记在心里。

 

 

 

作为一个治疗师,你是如何存在?

一开始,当我在学治疗的时候,试着去了解自己会说什么呢?后来我以为重点是了解技术,这些也很好,很有价值。但当我越来越深入,我更明白艾瑞克森的力量来源于他述说个案的语言。后来我又在成长,我更领悟到艾瑞克森的力量,是来自于他会创造出一个治疗性的过程。

 

目标、礼物包装、量身定制和过程,其实都在回答一个后设问题:你如何做治疗,你如何做经验式沟通。当你想要传达一个触动人心的消息的时候,就是这样一个过程。

 

我最感兴趣的核心问题——作为一个治疗师,你如何存在?这是无法通过教训式的教学学会的,必须要在人际互动中学会,必须要透过导师督导,模仿大师。把它放在核心,是因为我认为它是治疗成功与否的关键,你花一两个小时跟艾瑞克森在一起,你一定会判若两人。那些厉害的治疗师,他们思考的方式,做治疗的方式,其实截然不同。


路漫漫其修远兮,我们一直在路上。